首页作文素材好词好句历史典故写作技巧考场素材单元作文英语作文小升初作文名人故事时事论据 名言警句读后感精美散文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作文体裁

强壮公公捣儿媳玉台

时间:2016-03-13 来源:爱作文网 

篇一:公公与未来的儿媳结婚,是道德的沦陷还是真正的爱恋

公公与未来的儿媳结婚,是道德的沦陷还是真正的爱恋

近日,一名河北籍21岁花季女子红玉(化名)与未来公公结婚。然而他们的婚姻却没有得到太多祝福。因为红玉原本是张大山儿子张军的未婚妻子,在儿子外出打工之际,两人便偷偷好上了。据老汉儿子张军透露,未婚妻是被父亲用能力所征服。

据其儿子张军透露,父亲为了获得年轻貌美的儿媳芳心,通过网上购买了一种“费洛蒙欲望之水”让未婚妻每次都主动脱衣解扣,轻松就范。为了提高自己的“性”能力,还使用一种“汉方亚米-能量裤”来增大增粗自己的性器官,以至于红玉每次都迷恋他的"威猛"床技不能自拔。目前,张军已经向当地法院起诉,要求和老婆离婚。

风林网络:Lol代练

婆婆重病,未过门儿媳找上门张小军是张家独生子。在2005年高中毕业后,他便出门打工去了深圳。在他还小的时候,父母曾为他和邻村的红玉姑娘订了婚,只是两人相隔几个村,平时并没有太频繁走动,彼此交往仅见过几面而已。

张小军并不满意父母包办他的婚姻,加上他知道红玉家里也穷,出门打工后,便抱着赚不到钱便不回家乡的念头,在外打拼几年,都

不曾回过一趟家,也没给红玉写过一封信。他从未想过,那个比他小好几岁的黄毛丫头红玉,在这几年里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红玉念书不多,是个典型的农家女子,有着纯朴、善良、贤淑、勤劳的本性。张小军离家那几年,慢慢懂事的红玉便时不时来张家探望二老,张大山夫妇对她相当满意,把她当自己闺女一样疼,也时不时给她拿些粮食、穿戴等东西带回家。

风林网络:Lol代练

张大山夫妻俩都为人忠厚老实,又勤劳肯干。尤其是张大山,摇耧撒种、扬场放磙,样样活儿都拿得起放得下。他与妻子靠耕种几亩田地,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风林网络:Lol代练

不幸的是,2010年春天,张大山的妻子李芳下腹隐隐疼痛的毛病又犯了,整夜不能入睡。山里长大的她认为这是小毛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哪料到在这年的秋收时节,她在地里干活时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检查后,张大山吓呆了——诊断书上赫然写着:宫颈癌已到中晚期

张大山又把妻子送到县城医院,但检查结果与镇医院一模一样。他倾尽全力为妻子诊治一番后,最终因无钱继续治疗,只好含泪带着妻子回了家。偏偏此时张小军跟家里失去了联系,一时不知去了哪里。张大山又要忙着托人四处寻子,又要照顾与安抚病中的妻子,还要忙农活,都快愁白了头发。这时,未过门的儿媳妇红玉得知了张家的窘境。她跟爸妈商量,决定住到张家去服侍未来的婆母。

篇二:公公与儿媳私通为何称“扒灰”

公公与儿媳私通为何称“扒灰”

我们常用的一些汉语俗语、俚语、歇后语,本来都有其典出及原意,但有不少已为后人所引申,与原意相去甚远,有的甚至于相反。

如“混账”的本意是当年游牧民族的小伙子看中某家的姑娘后,便在夜深人静之时“混进账篷”与姑娘谈情说爱,套用时下的俗话便是“泡妞”。

再如“老子”一词源于道家鼻祖李耳的俗称——老子。据《玄妙内经》、《史记》诸书所载,老子诞生时是“李母怀胎八十一载,逍遥李树下,乃割左腋而生。”相传李耳割母左腋降生后,其母见他是个白头老汉,便惊呼:“我的老子呀!”这“老子”是指“老儿子”。而后来却正好把意思弄反了。

还有些俗语,我们往往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扒灰”便是一例。

《红楼梦》中那泼皮焦大曾破口大骂贾府上下是“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这“爬灰”一语,又叫“扒灰”,现代人大都知道其含义是指公公与儿媳间的“私通”或曰“乱伦”。

那么,公媳“私通”为何叫做“爬灰”或曰“扒灰”呢?

有几种说法都很有趣:

其一,说此俗语与北宋时期的王安石有关。

王安石的儿子英年早逝,儿媳便寡居于另筑小楼之中。

相传王安石出于对儿媳的关心,偶尔去小楼探望她。这儿媳妇大概有所误会,以为做公公的居心叵测,便题诗于壁表明心迹。

王安石见之很是难堪,便用指甲扒去壁灰。

如此这般,民间就有了“扒灰”传闻。

但此说也许太牵强,估计是反对王安石改革的政敌们所刻意编造。

其二,说“爬灰”一词是借谐音加以引申。

清人李元复《常谈丛录》中说:“俗以淫于子妇者为扒灰,盖为污媳之隐语,膝媳音同,扒行灰上,则膝污也。”

李元复说的大意是那人往灰上爬,必定会弄脏膝盖,故“爬灰”就会“污膝”,而“污膝”与“污媳”谐音,由此引申。

此说似乎也有附会之嫌。你想,在日常生活中谁吃饱了撑的往那灰上爬啊! 其三,清人王有光所述“扒灰”典出最靠谱。

据王有光《吴下谚联》所载:南朝梁武帝萧衍以“大菩萨”自居,举国上下大兴佛事,江南一带庙宇如林,香火旺盛。许多善男信女为虔诚祈福,求得菩萨保佑,在庙宇进香时大量焚烧一种涂有锡箔的纸钱,因而留下大量含锡之灰。

这锡可以再利用,在当时价钱不菲。于是就有一些贪利之徒,在夜深人静之际潜入寺院扒灰偷锡。

这儿“扒灰”的目的是“偷锡”,锡与媳同音。据此,有些好事的文人们便将公媳“私通”形象地称为“扒灰”,隐含着“偷锡(媳)”之意。

“扒灰”—— “偷锡”——“偷媳”。

其实,中国古人并不缺乏幽默感。

篇三:孝敬公婆的好儿媳

孝敬公婆的好儿媳

——记大有乡西岗头村李绍英

她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一个平凡的农家媳妇。

她传承着中华民族百善孝为先的美德,演绎着尊老爱幼的大爱。 她就是李绍英。十七年如一日,孝道,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武乡县大有乡西岗头村,一提起李绍英,村里人没有一个不翘起大拇指,夸她是个好儿媳。

今年39岁的李绍英,上世纪90年代与丈夫岳德平结婚,组成了幸福家庭。十几年来,她凭着勤劳、朴实、善良和乐于助人的性格,与全家和睦相处,让这个家庭其乐融融。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作为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他们当时的家境并不宽裕,几乎是一穷二白,别人婆家为子女买房买车,她和丈夫却是白手起家。

丈夫在外工作辛劳,公公婆婆身体不好,她就心甘情愿担负起了照顾公公婆婆的责任,把二位老人当亲爹亲娘对待。在别人眼里她是贤妻良母,更是孝媳。面对别人的称赞,她总是淡淡地说:“儿女孝敬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只是在做一个女儿应该做的事”。

初到婆家时,李绍英还是个娇嫩的年轻姑娘。但为了家庭,不管风吹日晒,她都尽力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和丈夫的恩爱邻里皆知。丈夫疼惜她叫她少做事,她却不听,执意要照顾公婆。

从进门那天起,在公婆面前,李绍英就从未高声说过一句话,总是轻言细语。由于丈夫有两个哥哥,她不仅把婆媳关系处理得和睦融

洽,和姑嫂之间也相敬如宾,从未发生过矛盾。13年来,她每天起早贪黑去田里干活,晚上还要收拾家务,服侍公婆,她任劳任怨,乐此不疲。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9年,李绍英86岁的公公不慎跌伤腰部,不能走动。李绍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毅然挑起了照顾公公的重任。

公公爱吃肉,李绍英总是变着花样做给公公吃,由于公公生活不便,她便悉心伺候公公的日常起居。早上一起床,她便准时把温好的洗脸水和漱口水端到公公炕边。

公公有遗尿的症状,冬天怕冻,夏天味大。经常尿裤子,为此,她总是每隔两个小时检查一次,一发现裤子湿就及时给老人清洗,而且定期给老人洗澡、换洗衣服,倒尿桶、倒痰盂更是她的日常功课。

2010年除夕夜,一个万家喜庆、阖家团圆的日子,对李绍英来说却成了她永远的“黑色”记忆,这一天,公公走完了他87年的人生历程,孙子们跪在棺材前哭天抹泪。李绍英爬在棺材上,眼睛直直的看着安详的公公,不愿相信公公的去逝。小姑小叔都过来拉她,李绍英哭着不起来,她说:“爸没死,没死啊。”

公公离开人世后,每到清明节和公公的忌日,她都会做一碗他生前最爱吃的木耳炒肉,买上各种水果,跪倒在他公公的坟头,和他拉家里的变化,深深地磕几个响头。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2012年4月13日,李邵英在地里忙活完回家后,发现婆婆神态有些异常,便赶忙背起婆婆打车往医院赶,到医院一查竟是脑出血导致半身不遂,急需住院治疗。

在婆婆生病住院的二十多天里,她喂水喂饭、端屎端尿,连医生都夸她是个好媳妇,同床病户以为她是亲闺女,当得知是儿媳妇时,大家都被她的行为感动了。

婆婆出院后大小事都需要人伺候,兄妹4个商量着轮流照顾婆婆,但考虑到两个哥哥都是年过半百的人,小姑子家里孩子还在上学。李邵英毅然把照料婆婆的任务挑在了自己的肩上。

人老了就和小孩一样,心思难以琢磨。婆婆也一样,她接受不了瘫痪的现实,经常发脾气,总觉得自己是累赘。为了让婆婆宽心,李邵英凡事都和婆婆商量,让她觉得家里人没有嫌弃她。

夏天为了不使婆婆患上褥疮,李邵英每天坚持给老人翻身、洗脸、梳头、更换衣服,晚上她总要为婆婆点上蚊香驱赶完蚊虫,才让老人进屋睡觉。冬天婆婆每天要用热水洗脸泡脚,还要灌暖手壶。

是药三分毒,由于婆婆长期服药,引发肠功能紊乱,最终导致便秘,吃过好多治便秘药物均没有效果,她便戴着手套小心翼翼的帮婆婆把大便一点点抠出来。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李邵英的细心照顾下,婆婆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在李邵英的言传身教下,她两个孩子从小就懂得孝敬奶奶。放学后,孩子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奶奶讲学校发生的新鲜事儿,有好吃的东西,不用大人说,先给奶奶吃。

李邵英总说:“只是个普通人,做的也只是每个儿女都应该做的份内事,只要能阖家幸福,婆婆身体健康,一家人开开心心的一起生活到老,就是我最大满足和心愿”。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儿媳呢?李邵英没有惊天动地的伟业,有的却是一份普通农村劳动妇女的孝道宽厚。她以一颗平凡善良的心诠释了一个乡村媳妇的责任与义务。

篇四:为多拿拆迁款公公与儿媳结婚

为多拿拆迁款公公与儿媳结婚 计划落空状告公安

转载

2013年03月22日12:22 来源:钱江晚报 手机看新闻

大概是宁波第一起通过诉讼坐实了的假结婚——公公与儿媳妇结婚。 高新区梅墟街道上王村的一户家庭,先是公公与婆婆离婚,儿子与儿媳离婚。几天后,公公又娶了儿媳。为的就是把儿媳与孙女的户口迁入本村,多分取上百万的拆迁款。

然而,假结婚还是没能迁成户口。这家人希望落空之余,将高新区公安分局告上法庭,称对方行政不作为。

昨天上午,江东法院判决,驳回了这家人的诉讼。也就是说,他们的希望彻底落空。

两代夫妻离婚,公公与儿媳结婚

高新区梅墟街道上王村,位于宁波市高新区和北仑区的交界处,比邻东部新城。这个上百年都没什么大变化的古老村庄,因为去年7月公布了土地征用公告,村民户口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面对拆迁可能带来的巨大财富,每个人都蠢蠢欲动。特别是去年年中,上王村召开了几次村民会议,公布了拆迁政策。

60岁的老陈和家人有点闷闷不乐。

老陈自己是上王村农民户口,但他妻子王某却是知青下乡,在知青返乡时,将户口迁出,成了非农户口。当时城镇户口比农村户口吃香,儿子陈某也报了居民户口。只有儿媳妇赖某是宁波农民户口,但她并不是上王村人。孙女小陈的户口跟着母亲,也不是上王村人。

只有一名本村农业户口的陈家,分得的拆迁款,显然要比同村大部分村民都少。

思虑了一阵,陈家做了一个决定。

去年七八月间,儿子陈某先和妻子赖某办了离婚手续。同年9月17日,老陈也与老伴离婚。4天后,老陈和赖某,也就是原先的公公和儿媳妇,登记结婚。

再婚的当天,老陈向宁波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的户籍管理部门申请,要以“夫妻投靠”的名义,办理儿媳赖某和孙女小陈的户籍迁移,将二人户口迁入上王村。

工作人员告诉他,要迁户口,还必须取得上王村村委会的同意,退回了他的材料。

“是政策逼迫我这么做的”

这份同意迁入户口的证明材料,上王村村委会不敢开。

“村里上千村民都盯着呢。”上王村的村支书周永跃说,这个口子一开,整个村子就乱套了。

周永跃说,陈家一旦迁入两个农业户口,粗略估算,他们家的拆迁安置费就要多分100多万。

此外,拥有上王村的农业户口,意味着同时还是上王村的经济合作社社员,每年都有分红。

“去年是4.8万元,今年有6万元。只要经济合作社还在,分红就会年年持续下去。”

但蛋糕只有那么大,村里资产是固定的,陈家多分了,就意味着其他村民要少分。村里几乎没有村民同意这事,“何况,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是公公儿媳假结婚,太违背伦理了。如果开了这个口子,每户家庭都效仿,这不乱套了么?”周永跃说。

事情也的确如周永跃所料。老陈向高新区公安分局申请迁户的消息在村里传开后,大家都死盯着陈家的风吹草动。到公安分局反映情况的村民也络绎不绝。“他们是假结婚,公公和婆婆还住在一起,儿子和媳妇也没有分开过,和离婚之前没有变化。”

反映的人多了,去年10月23日,老陈不得不到梅墟派出所做了一份调查笔录。笔录中有以下文字:

“我与赖××结婚,按照国家政策,赖××和我孙女小陈的户口就可以随我迁入上王村”;

“我和赖××结婚了,其实我也是没有办法”;

“是政策逼迫我这么做的”。

计划落空,告公安行政不作为

村里不肯开证明,公安机关没法落实赖某和小陈的户口。今年1月4日,老陈、赖某和小陈“一家三口”,将高新区公安分局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行政不作为。

老陈认为,赖某和小陈的户籍迁移申请,符合法律规定,高新区公安分局

强壮公公捣儿媳玉台

理应在法定期限内作出具体行政行为。高新区公安分局的行为显然已超过《浙江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试行)》及国家行政法规规定的法定期限,属行政不作为。 1月22日,江东法院第一次公开庭审此案.

高新区公安分局庭上答辩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三条

第五款及《公安部三局关于执行户口登记条例的初步意见》第一大条第三小点的规定,农村户籍登记需要村集体协助办理,村集体应为户籍迁移开具证明。但老陈等3人在申请户籍迁移时,未出具户籍所在地村民委员会盖章的证明材料,证明材料不全。根据《浙江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试行)》第八十六条的规定,他们依法告知了3人需要补充材料,履行了告知义务,不存在所谓的行政不作为。 庭审现场

上百村民来法庭旁听

“如果他们胜诉,我也马上这么干”

昨天上午,江东法院宣判此案。原被告双方都未到庭,只有代理律师来了。 庭审原本安排在只能容纳20余人的小法庭。早上9点左右,100多名村民们得知消息后,来到审判大楼下,要求旁听。法院只好将庭审调到了能容纳120人的大法庭。

宣判只用了10分钟左右。江东法院认为,老陈3人起诉要求确认高新区公安分局行政不作为无相应事实和法律依据,驳回3人的诉讼请求。

对此,老陈一方的代理律师称,根据我国的户口登记法律,公安机关对户口迁移有事实审查的义务,村集体组织对农村户籍登记只是一个协助义务,是公安户籍管辖权的延伸,公安机关不能因村组织不开证明就不给办迁户手续。这是一个逻辑悖论,这样的判决结果,他们不能接受。

至于公公和媳妇之间“假结婚”所引起的社会伦理道德讨论,律师认为,法律并没有规定公公和媳妇不能结婚,婚姻是自由的,事实上他们也领出了结婚证。但这并不是法律问题。

村民们则一致认为,这家人的行为是为了拆迁补偿。但律师认为,法律原则是,对于公民,法律无规定,即为可以,这家人可以这么做。

官司败诉了,下一步,律师表示要跟老陈等人商量,寻求其他的救济手段,比如要求村里开证明。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村民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我们就是过来看看,他们这家人这种行为,法院到底会不会驳回。如果他胜诉了,我马上花钱离婚,从外面找个人也来假结婚,每年分假老婆两万,我自己还能挣好几万。”一位村民说。

法官说法

这明显违反公序良俗

可能致使道德沦丧

庭审结束后,江东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判。

江东法院分管行政庭的副院长吴启贤说,随着城市化建设的速度日益加快,以及房产价格的急速升值,为了实现有效的宏观调控,当前国家出台实施了很多政策,有些政策跟户籍制度密切相关,如征地拆迁安置补偿、房产限购等政策。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由于现有的婚姻登记的原则设计,导致婚姻登记成了某些人获得非法利益的工具,通过虚构婚姻事实取得或变更户籍登记,从而骗取拆迁款或变相购买房产等现象,在各地层出不穷。

以虚构婚姻事实等方式实施的行为,是明显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行为,偏离了人们正常的道德认知,如若任其发展,则很有可能使得传统道德逐步沦丧。 虽然老陈和儿媳结婚并不属于婚姻法禁止和无效的情形,事实上他们也领到了合法的结婚证,但这种貌似合法的行为,隐含巨大的刑事风险。

不少地方对类似行为都进行过刑事处罚。湖州吴兴区法院2007年判处殷某、江某诈骗案,上海普陀区法院于2009年判处施某、郑某诈骗案,都是以结婚名义骗取征地拆迁款而被判处刑罚的案例。

法院判决驳回了老陈3人的诉讼请求,一方面是公安机关已经履行了相关义务,一方面也是希望,他们不要在违法的道路上走得更远。(陈翔)

(来源:钱江晚报)

篇五:最强的公公和媳妇对话!

最强的公公和媳妇对话!

瞎眼的公公和哑巴但是能听见声音的儿媳妇相依为命,一天公公听到鞭炮声。于是问儿媳:“什么喜事放鞭炮呀?”

儿媳用自己的屁股到公公的屁股上蹭了两下,公公说了:“有人定亲(腚亲) 公公又问:“谁家定亲?”

儿媳拿公公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公公明白了:“是二奶奶家定亲。” 公公又问:“二奶奶家哪个定亲?”

儿媳把手放到公公的腿中间摸了一把,公公说:“是二蛋吗?”

儿媳摇摇头,又摸了一把,这次公公明白了:“是柱子!”

公公又问:“说的哪儿的姑娘呀?”

儿媳拿公公的手在自己的屁股后面摸了一下,公公说:“是后沟的”;

公公最后问:“姑娘叫什么名?”

儿媳又拿公公的手在自己前面摸了一把,公公说:“奥,原来叫小凤!”

公公又问:“这小凤的男人是做什么的呀?

媳妇略一思考,伸手握住公公裆里那玩意使劲揉搓,公公渐渐有了感觉,下面硬了起来。并感慨的说:“做什么不好,干吗做棍子!柱子姓什么呀?”

媳妇叹了口气,无奈的解开凸衅鸸逗现拢槐咦鲆员沣獾乃担骸霸葱》锏哪柱子姓焦呀!!”

公公又问:“柱子年龄多大啊?!”

媳妇于是连续大动了39下,公公说:“哦,39了啊,要再大点就更好了!”

公公又问:“柱子家花了不少钱吧?”媳妇把公公的手指放进自己的下面。 公公说:“还是那么小气啊!”(扣B)

公公又问:“柱子家的婚礼在哪里办啊?”媳妇依旧把公公的手指放进自己的下面。

公公说:“啊,在沟里啊?!”

公公又问:“结婚那天天气如何呀??”

媳妇依旧把公公的手指放进自己的下面。公公说:“啊,阴?!”

公公又问:“婚宴下酒菜是什么?”

媳妇伸手握住公公裆里那玩意,放到嘴里。公公边前后伸缩边说:“哦,原来是吃鸡呀。!”

公公又问:“这小凤的性格怎么样啊?”

媳妇将公公手放到私处,揪起两片中的一片??,公公恍然大悟:“哦,单纯(单唇)!”

公公又问:“小凤的眼睛大不大呀?”

媳妇伸手握住公公裆里那玩意,翻开外面的皮,露出那个头,搬开那个眼。公公明白了,感慨道:“都赶上赵薇赵大妈的眼睛了。(马眼)!”

公公又问:“小凤和小焦认识多久了呀?”

媳妇伸手握住公公裆里那玩意,往她大便的地方塞进去。公公一边舒服的直叫一边喊道:“刚交(肛*交)往就结婚了啊!!”

公公又说:“村上人说这柱子家装修得特别漂亮,用了哪些材料啊?”

媳妇赶忙拿两只奶奶夹着公公下面,公公顿时就明白了:“原来用的是乳胶啊(乳交)!”

公公最后问了:“小凤那么好一孩子,嫁了这么个草包,图他们家什么啊?” 媳妇把公公的手指放进自己的下面的一个特定部位。公公说:“啊,明白了,??地(蒂)!”

公公又问:“小凤在哪工作呀?”

媳女紧紧的抱着公公,用私处狠狠的顶了公公,几番云雨之后,公公一阵痉挛,体内一股暗流喷流通而出,公公瘫软在床,有气无力的说:“哦,在日报社工作呀!(日抱射)!”

公公接着问:“谁做司仪给主持的婚礼阿?!”

儿媳妇捏了一下公公的下边“哦,原来是村长啊(寸长

版权声明:

1、本网站发布的作文《强壮公公捣儿媳玉台》为爱作文网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本网站作文/文章《强壮公公捣儿媳玉台》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作者文责自负。

3、本网站一直无私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大量优秀作文范文,免费帮同学们审核作文,评改作文。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热门专题